临渊

【冰上的尤里/维勇】如果说爱的话…(七)

维勇

abo生子

今天有两个人之间的小情趣…


“啊?尤里,留下一起吃饭吗?”开门之后看见尤里和维希在一起,勇利开口问道。

“不用了。”尤里转过身往回走。

“尤里教练…谢谢…”维希开口说着。尤里抬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。

“明天给我认真点。”

“嗯…”维希低着头答应着。

看着尤里走远,维希才踏进家门。

“嗯…维希,你和尤里怎么了…?”勇利犹豫着开口。

“没什么…问了点你们的事情。”维希放好鞋子,伸着懒腰去洗了手。

“我和维克托吗?你可以直接来问我们的嘛…”勇利将饭端到桌上。

“嗯…爸爸呢?”维希开口问着。

“在我的奉劝之下,他终于去工作了。”

“摄影吗?”

“嗯。今天去摄影了。明天要去拍一个广告还是杂志来着…他还是个模特。太久没工作了我都要忘记他这个工作了…”勇利努力的回忆着。

“他马上就回来了。”勇利补充道。又转头看了维希,似乎觉得有些不太好开口。

“我们等爸爸回来一起吃,我不是很饿的。”维希立马就明白了勇利在担心什么,开口说到。

“勇利…你有没有和爸爸吵过架?认真的那种?”维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问。因为不管怎么看,这两个人感觉都不会吵架的吧…

勇利低头想了想,皱紧了眉头,沉吟了一会儿。

“啊…有过一次。”

 

“勇利!!你生气了吗…?”维克托戳了戳蒙着被子的勇利,开口问道。

“…”毫无反应。

“勇利…”维克托又戳了戳。勇利动了动身子,却还是没有出声。

维克托也不说话了。

他只不过传了一张自己偷亲勇利的照片而已。

他没想到勇利会这么生气。

为什么要生气?

我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?

 

维克托也气。

他们早就确定了关系。但勇利一直不同意公开。维克托明白的他的用意。

什么不想让自己被外界太过议论啊,不想让自己陷入舆论风暴啊,不想让自己因为这件事情儿失去粉丝啊…

考虑的真周全啊。

就是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。

 

沉默,无言的对抗了一会儿。维克托起身离开了勇利的房间。没有重重的摔门声,维克托轻轻的将门掩上。但他听见门外维克托沉沉的叹息。

勇利一下子坐了起来。

烦躁的伸手拉上了窗帘。黄昏的阳光,照的他太不舒服了。

为什么不好好听听我的,为什么不再为你自己考虑一下?!

他也明白维克托的意思。

不想要委屈了自己,不愿意让自己和他的恋情永远处在黑暗之中,想要给自己一个地位,让他可以光明正大的牵自己的手…

我不想吗?!我也想啊…可是我怎么会忍心看着你,被有的人所恶意讨论呢…

勇利想着想着,又躺下抱紧了被子。

 

维克托晃在大街上。

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。他面无表情的低着头走着。旁边有粉丝来合照的话,他只是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看着镜头。

天暗了。自己该去哪呢?

维克托继续在大街上逛着。不知道到底要去哪里。拿出手机。没有未接来电或未读短信。

苦笑了一下,有点赌气的把手机关了机。把手机装到兜里。继续漫无目的的走着。

当时出来的时候匆匆忙忙,外套也没有拿。

虽然穿的毛衣不是很薄,但是俄罗斯的夜晚也的确很冷。看了看身边的店,本打算进去买一件外套。但又转念一想,啊,生病的话大概就不会再和勇利吵架了。还不如索性感冒一下呢。

打消了这个念头之后维克托继续在街上逛着。

…戒指店。

维克托抬手看着自己的戒指。

“勇利…”他低声喊出口,却没有人回应。

勇利还在房间里。维克托放下手。好累啊。没有勇利连走这么几步路都很累啊。

维克托在周边的一个长凳上坐了下来。百无聊赖的看着过往的人。

他也曾经环着勇利的腰走过这条路。

他也曾经在露天冰场上和勇利一起滑冰。

还一起坐在这个长凳上喝咖啡,聊天。眼睛里只看得见勇利的模样。他能感受到勇利的爱意,勇利的眼睛里,装的满满的,满满的,对自己的爱意。

——维克托,只看着我一个人吧。

——维克托!回自己床上睡啊!

——维克托…我也想吃炸猪排盖饭…

——维恰。我爱你。

维克托叹了口气,把脸深深埋在手掌里。

烦躁。脑海里全部都是勇利的声音。

 

勇利拿着外套四处奔跑的时候,看见的,就是维克托双手捂脸,疑似在哭的东西。

他那一瞬也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他走过去,没有喊维克托,轻轻把外套披在对方身上。

维克托没有抬头。闷闷的声音从手掌心里传过来。

“是勇利吗?不是的话我就不要抬头了。”明显带着的是哭音。

“维克托。”勇利喊了对方的名字。维克托伸手抱住对方的腰。

“勇利…不要,不要再吵架了。我受不了了。”维克托紧紧的抱着对方。勇利点点头,答应了一声。

“维克托。我想跟你说一件事。”

“…勇利。”

维克托抬起头看他,蓝色的眸子里已经充满了水汽。

“勇利。如果是关于分手的话,就不要再说了。我不要。我不要因为这种事情就…就…”维克托说不出后面的假设。

“维克托。公开吧。”

“我不…诶?!”

“啊啊,原来维克托不想公开啊,那是我自作多情了啊。”勇利看着对方吃惊的表情心情就好了起来。

“不不不!!!现在就公开!!勇利~~~~”维克托拿出手机,迅速开机。勇利看着对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,一会儿手忙脚乱的样子就心情很好。

“维…唔!”刚想开口问对方的话全被堵在了唇齿之内。

拍照。

上传。

公开。

维克托:从此之后勇利就是我的了哦~你们没机会了。(笑)【亲吻.jpg】

 

“所以…勇利当时为什么会突然同意公开?”维希晃着双腿好奇的问。

勇利笑起来,像一只狡黠的小狐狸。

“因为我去网上看了一下。似乎很多人都很支持我和维克托啊~还有很多人写呃…写文章呢。”勇利似乎说不出那个专有名词,有点苦恼的样子。

“同人文?”

“啊,对对。我觉得写得很不错啊。”勇利笑起来。过了几秒,笑容凝固在脸上。

Wait?!刚刚维希说的话,信息量很大啊?!

“wow~!一回到家就能看见天使的模样,还真是幸福。”维克托的声音从门口传来。维希走过去帮忙接过维克托的相机,顺便翻看了一下。

“维克托,快去洗手然后吃饭。”勇利催促着。

等一下,刚刚维希怎么了?

勇利偏头看着在哪边看着相机的维希,努力回忆。

嗯,大概也不是什么大事吧。先放放好了。

 

“爸爸,明天要去工作了是吗?”

“嗯~要去拍杂志。”维克托点点头答应着。

“怎么了?我的王子殿下想要跟我一起去吗?”维克托开玩笑的问着。

“嗯…好啊。叫上勇利吧,我们去接你回家。”维希却认真的答应着。

出乎意料,勇利也答应了。给的理由是害怕维克托不好好工作所以要去好好的监督一下。

 

“我先出门了哦。期待看到你们。”轻轻的在揉着眼睛还没睡醒的维希脸上亲了一下,然后给了勇利一个离别吻。

维克托走后,维希本打算再睡一会儿,看见勇利之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他全醒了。

“勇利??你在干什么?”看着沙发上莫名堆起来的衣服,维希一边叼着牙刷一边问着。

“啊?维希。我在找找衣服…”勇利似乎有点不好意思。他眼神飘忽了一会儿。

“等下要去接维克托…那个…我…我也想稍微帅气一点啦…”勇利解释着,一边观察着维希的表情。“呃…你去睡吧?我会小声一点的…”勇利开口说着。

“咕噜咕噜…”漱口的声音。维希没有立刻做出回答。洗完脸之后他走到勇利身边。

“勇利,我很害怕你今天也选一身老气的衣服去哦。我来帮你好了。”维希看了看沙发上的衣服,无奈的摇摇头。

“勇利,维克托为什么没让你把这些衣服扔掉?”维希开口问着。

“啊?这些都不行吗?”勇利抬起头不可置信的问着。

“嗯。还是有那么几件——嗯,都不行。”维希回答着。

“勇利,走吧,去看看维克托的衣服。”拉着勇利进了卧室,打开衣橱,里面都是维克托的衣服。

“维克托的衣服,我不合适的吧…?”勇利任由对方拉着,弱弱的在身后开口。

“嗯…”维希像是没有听到一样,认真的看起了维克托的衣服。

勇利自暴自弃的坐在床上。

突然,维希看到了维克托埋在众多衣服下面的小盒子。

犹豫了一会儿,摇了摇,似乎是一套衣服。他仔细的看了看盒子,突然间笑了起来,在心里感叹他的爸爸真是…

 

“勇利,想不想看看维克托吃惊的表情呢?”维希把盒子藏在身后,转过身对勇利说着,笑的异常灿烂。

“啊…?可是我和维克托那么熟悉了,怎么打扮都不会让他吃惊啦。”勇利无奈的往床上一倒。

“不。我可是有个好主意哦,勇利。”他晃了晃手里的盒子。

“试试吧,勇利。”

 

“不行!这绝对不行!!!大家会觉得我有女装癖的!!!!”勇利大声的拒绝。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。

维希抱着他撒娇。

“不告诉他们你是勇利嘛~ !就说你是我的姐姐!!今天勇利去不了了!!!勇利~~~!你想想看维克托吃惊的表情!!你快想想嘛~~!真的不想让维克托吃惊吗?!勇利你扮出来一定会让人惊艳的!!!”

勇利停下了挣扎,抬起头看着他的儿子。小心翼翼的吐出俩个字。

“真的?”

“我发誓!!!绝对!会很!!好看的!!!勇利!”维希信誓旦旦。

“那…那就试一下吧…”

“yes!!!”

爸爸,这次的功劳可不是几顿饭那么简单的事情哦。

 

先给维克托发了短信。

——勇利今天去不了了。我去接你,可别说你不欢迎我哦。

——啊是吗…没关系。能看到亲爱的小天使我也很开心哦。

 

然后维希就趁着勇利换装的时间,叫来了化妆师。

“为为什么会认识?!!!”勇利惊讶。

“勇利…我也偶尔要接一下广告之类的…”

“可是这件事情…?!”

“放心好啦,勇利。你太紧张了。她很喜欢你,所以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看着眼前笑的眼睛冒着爱心的女孩子,勇利还是友好的伸出了手。

“谢谢你…”勇利道谢。

“不不不不!!!没什么的!!!勇利君我好喜欢你啊啊啊!!!我的小天使啊啊啊啊!!!”女孩子似乎难以抑制内心的冲动。一连串的话把勇利吓了一大跳。

“欸?!…啊,谢谢谢谢。”女孩子连忙收拾好了东西,开始在勇利脸上抹粉,化妆,贴睫毛等一系列事情。

而维希就在商场里面选假发,高跟鞋等之类的配饰。

嗯…黑色的长发吗?感觉会被认出来啊…那么银色的?不是更容易被认出来吗…

那么…

深棕色好了,反正看起来很像黑色。维希拎了假发和高跟鞋就回了家。

 

“…勇利…虽然你没带假发这样看上去很怪,但真的很美哦。”维希被吓了一跳。估计女孩子怀着私心给勇利画了略微妖娆的妆容。

维希跃跃欲试的帮勇利带好假发,对假发进行了略微的修改。

“wow…勇利。完美!”维希轻轻把勇利推到镜子面前。

上挑的眼角,鲜艳的红唇,长长的睫毛,微长的刘海儿,卷曲的棕发…

等等这是我?!

勇利不敢相信的动了动自己的身子,镜子里的人也跟着动了动。

“勇利,这是你哦。”维希笑着在旁边说着。勇利转过头去不可置信的看着他。

“勇利,现在你这幅模样就别在这样看着我了。我可是想要忍不住的撩你哦。”维希伸出手来帮他带上耳夹。耳朵上突然多出的重量让勇利不太适应。

“走吧。我的女王殿下。”维希牵起了勇利。

 

到了拍摄地点之后,维希和勇利很快就被放了进去。维希`尼基弗洛罗,谁不知道是维克托的儿子呢。

维希一路牵着勇利。勇利一路也没有说话,承受着旁人的目光,他也只是以微笑回答。议论却悄悄钻进他的耳朵。

“天哪…是维希君的女朋友吗?!”

“啊…可是维希君不是说过自己不找女友的吗?这又算什么?”

“就是啊…一路还小心翼翼的牵着她…”

那是怕我摔倒!我又不习惯用高跟鞋走路啊!勇利在心里为自己辩解。

 

天哪…马上就要见到维克托了。勇利按捺住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脏。

“别紧张。”维希转过头冲勇利笑笑。勇利摇了摇头,示意自己没事。

维希一进场就看见了维克托,勇利也是。

一身执事装的维克托显得帅气…禁欲。

勇利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这个词。脸又红了一分。

维希和勇利就在这边儿等着维克托结束拍摄。

似乎是最后一张了。

维克托咬住自己的手套,冲着镜头笑起来。

勇利觉得自己的心脏不太好。

一遍过。

维克托急匆匆的去换衣服了。

他还没发现维希已经来了。

直到他换完衣服出来,四处找维希的时候,才看见维希在入口处向他招手,还带着…勇利。

维克托一步一步走过去,抑制不住自己的笑意。

看见那身酒红色的抹胸长裙。维克托就知道那个人是勇利了。自己选的衣服自己还不清楚吗。

维克托收拾好了自己的笑意。冲维希挥挥手。

“维希~!啊,还有这位美丽的小姐!”维克托笑起来。

“爸爸。这个是…”

“嗯~我知道是谁哦。最近感冒了说不出话对吧?要注意照顾身体哦。”勇利点点头。不敢看维克托。

真的,太羞耻了…

勇利想着,攥紧了双手,却忘记自己还牵着维希。维希吃痛的皱了眉头。

“那个,姐姐,很痛。”维希转过头去冲勇利说着。勇利不好意思的松开了维希的手。用口型说着抱歉。

维克托挑了挑眉。拉过勇利的手。在手背上落下一吻。周遭的咔嚓咔嚓声突然大了起来。维克托冲他眨眨眼睛。

“小姐。可别弄痛了我的王子殿下哦。有什么冲着我来就好了。”勇利不知道应该看哪里,眼神飘来飘去。

“爸爸。你别再为难姐姐了。快回去吧,勇利还在家里等我们呢。”维希只好帮勇利解围。

“嗯,那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“啊,对了。为什么今天勇利没来呢,明明昨天答应的好好的。”维克托偏头看着勇利,开口问道。

“今天早上,勇利把脚崴到了。”

“啊?没事吧?!唔…这还真让我心疼呢。”维克托说着。

勇利觉得无地自容。啊…好羞啊…

幸亏,没有几步路他们就上了车。在上车之前就谢绝了所有记者,维克托开着车扬长而去。

勇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维克托却先开口了。

“谁的主意?”

“我的。爸爸,这次可不止请我吃饭那么简单的谢礼了哦。”维希笑眯眯的举起手来。

“嗯~果然是我的天使。那么等会儿我的天使去尤里家住一天好吗。”说着维克托就已经开到了尤里门口。

维希认命般的进了屋。维克托隔着窗户都能听见尤里的怒吼。

关上窗户。

勇利不安的转过头。

“维克托,为什…唔!!”还没说完就被狠狠的亲上。

“勇利。如果你现在不再说话不再诱惑我的话,我还能忍到回家哦。”在勇利耳边呼出热气,维克托咬了咬对方的耳垂,开口说着。

 

-tbc-

评论(4)

热度(118)